新疆潞安三道岭煤矿:探秘中国最后的蒸汽机车2018-08-27
1/33

显示
  • 时速200公里的动车和每小时跑20公里的蒸汽机车,这是目前新疆速度最快和最慢的火车。在哈密境内,这两种火车和谐共存着。其中速度最慢的列车,在全国乃至世界都已罕见。如今这些见证过人类工业发展的“活化石”, 正在三道岭煤矿忙碌着……(本组图片拍摄于2016年至2018年1月10日之间,新疆哈密。)
图为蒸汽机车单机行驶在雪山脚下。来源:人民网 刘嘉烨/视觉中国
  • 12月5日,穿行在哈密境内的高速公路上,你只能听到风声和过往车辆的呼啸声。但在哈密三道岭矿区一公里外,你能听到有点发闷、拖着长长的“呜呜”声,这声音有点像嘶叫。
越靠近矿区,车轮撞击铁轨发出的“哐当、哐当、哐当”声渐渐清晰,这是蒸汽机车行驶中独有的声音。
只要蒸汽机车提速,车头白色的蒸汽就会冲向天空,似乎是赶着去和白云约会。图为正在烧水的蒸汽机车司机。
  • “火车跑得快,全靠车头带”。这句话最早说的就是蒸汽机车,其中的驾驶人员是机车的“主心骨”。
11月30日一早,刚刚从矿区拉了一车皮煤炭的蒸汽机车中,司机潘军、杨昌念和司炉卡斯木江正在忙碌着,他们代表着一辆蒸汽机车的三个岗位——两名司机和一名司炉。
潘军和杨昌念当班的12小时,换班驾驶列车和观察列车前后方的信号和路况,卡斯木江则是忙着往煤炉中加煤。
图为正在添煤的维族司机。
  • 看到记者想进驾驶室,潘军和杨昌念都喊着“小心”,因要走进驾驶室需要登上距离地面约有一米的旋梯,双手没抓牢就会从车上掉下去。
进入车头,一股热浪袭来,与外面的冰天雪地形成鲜明对比。
热浪来自驾驶室正中的大型锅炉,占据了驾驶室一半的位置,锅炉口不停开合,里面是通红的煤。
潘军说,这里就是整列火车的动力来源,也是整列火车的心脏。
图为蒸汽机车司机。
  • 开过蒸汽机车的都知道,烧火的司炉师傅是蒸汽升腾工程师。
蒸汽机车动力是用煤烧沸锅炉里的水,使水变成蒸汽,从而推动活塞。所以,煤必须是可烧透的无烟煤,如果煤不能完全燃烧,就没有动力,煤焦还有可能堵塞锅炉。
往炉膛里添煤并非轻松活儿,拿铁锹铲煤都是个技术活儿。
图为正在记录ag亚游会的蒸汽机车司机。
  • 锅炉的一个压力表指针在10以下,卡斯木江就会拿起大铁锹铲煤。
卡斯木江的大铁锹有三四公斤重,铲上煤后,整整10公斤。一踩地面的踏板,送煤孔就会自动张开,一铲煤就会送进去。
“保证煤平铺在火炉当中,这样才能均匀燃烧,动力才能跟得上。”工作了一年多的卡斯木江刚适应这活儿,刚来的几个月,他的手臂酸得筷子都拿不了。
图为废弃的大商店。
  • 蒸汽机车主要就是靠蒸汽带动,因此对水的要求很高。
杨昌念说,蒸汽机车一次加水需30多吨,且对水质要求很高,必须达到人饮用的纯净水级别,以减少加热后生成的水垢对机车运行的影响。
图为废弃的工商银行。
  • 三道岭煤矿距离哈密市中心90多公里,是全国著名的煤炭生产基地,这里有新疆最大的煤矿,也是西北最大的露天煤矿,不仅煤产量高,而且质量好,据说哈密电厂发电锅炉的炉箅子都曾被这种煤炭烧断。
三道岭全矿区近4万人,95%以上隶属于“哈密矿务局”,曾是煤炭部直管单位,改制后称为潞安新疆煤化工(集团)有限公司。
图为蒸汽机车司机。
  • “煤矿的蒸汽机车,除了拉煤还是拉煤。”潞安新疆煤化工(集团)有限公司运销总公司运输段段长罗建介绍,蒸汽机车设计时速为70公里,现在实际运行速度是每小时20公里,目前三道岭还剩12辆,有几辆从1958年一直“工作”到现在。
高中历史课本有一段考试必考的内容:“蒸汽机引发了18世纪工业革命。”直到20世纪初,蒸汽机仍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动力。自从1825年英国人斯蒂芬森成功驱动蒸汽机车行驶,蒸汽机车便在铁轨上开始了它的辉煌,并成为那个时代的象征和骄傲。
图为蒸汽机车检修工。
  • 罗建说,我国1988年停止生产蒸汽机车,目前三道岭是全国惟一还在使用蒸汽机车的地方。但这几辆机车还是“明星”,就连世界火车协会需要资料,也会到三道岭来拍照,还有一些游客,专门跑到矿区,只为拍一组蒸汽机车的片子留念。
前几年,三道岭煤矿淘汰了几辆蒸汽机车,引进了几辆电力火车。
图为水汽中行走的蒸汽机车检修工。
  • 潘军、杨昌念都是土生土长的哈密人,由于第一辆进新疆的列车是先到的哈密,所以,他们对铁路和火车也有着深厚的感情,但对蒸汽机车却有点厌恶。
为什么会讨厌蒸汽机车?这要从他们的工作环境说起。
整个驾驶室只有几平米空间,交流时要喊着说,因为蒸汽机车的噪音太大,说话时常会被那突如其来且穿透力极强的鸣笛声或者刹车声打断。
图为为蒸汽机车加温的蒸汽机车司机。
  • “噪音太大,ag亚游国际长了耳朵也背了,回家看电视声音都调得特别大,连邻居家都听得到。”杨昌念扯着嗓子向记者介绍,刚开始工作那几年,晚上睡觉耳边都是“哐当、哐当”的声音,总感觉床在晃。
杨昌念还要伸头到窗外瞭望信号,一股冷风吹在脸上,“像被刀划了一样疼。”他说,因驾驶室正前方被锅炉挡住,只能从两侧窗户将头和半个身子探出去,常年下来,他们都有肩周炎、关节炎。
图为驶过废墟的蒸汽机车。
  • 探出身子之后,前方一辆列车车厢上可看到一个人影,向这边挥动红色或绿色的旗子。
“这是人工信号,红旗子代表停,绿旗子代表行。”潘军说,如果说蒸汽机车司机辛苦,那么这些信号员更辛苦,长年累月不论刮风下雨下雪,都要在没有任何遮挡的车厢上为往来的车辆释放信号。
图为机车库中停放的蒸汽机车。
  • 潘军、杨昌念和卡斯木江每天至少有12个小时待在这个狭小的驾驶室,火炉温度达1700℃至1800℃,而整个驾驶室温度也能达到四五十摄氏度。
“这个温度,冬天我们都热得受不了。”杨昌念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说,虽说驾驶室温度高,但蒸汽机车不密封,感觉身上热,冷风却从各个方向灌进来。
蒸汽机车的环境不仅仅是要忍受严寒酷暑,车头木质的车窗门明显可见裂纹,它们被铁丝和钢筋固定着。
图为建设型蒸汽机车驶过三道岭露天矿下。
  • 车厢内,除司机和副司机各有一个固定的木质座位外,车厢后部一处落满煤渣的空台(1.5米长、半米宽)上,堆着烂棉絮和一些干粮。
由于三道岭煤矿执行的是“人停车不停”的昼夜三班倒工作制,困了只能在整个小空台休息,饿了就吃点东西。
潘军说,他们每天到矿区将煤炭拉回,然后由矿上组装成车皮,由铁路专用列车运送到河西走廊销售,每天的工作就是不停重复固定动作。
图为行驶在工业区的蒸汽机车。
  • 11月16日,新疆动车正式开通了,同样作为火车司机,潘军和杨昌念也想尝试开下新火车,驾驶室内肯定不会如此难受。然而,作为见证工业发展的蒸汽机车,只要它们还在工作,潘军和杨昌念就必须陪着它们,直到完成最后的使命。
苍凉的戈壁荒漠依旧会传来火车的鸣笛声,当动车呼啸着从哈密出发时,如果蒸汽机车也有生命,不知会作何感想……
图为驶过工业区的火车。
返回图片频道>>

我要说两句

1/9

ag亚洲集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