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岛:80后小伙辞掉国企“铁饭碗” 小巷里开精酿酒馆2018-09-01
1/33

显示
  • 2018年8月21日,有人说,青岛是一座稍微不努力喝酒就会没有朋友的城市。从随处可见袋装散啤的老城路边,到碰杯声不断的登州路啤酒街,再到无数人为之疯狂的青岛啤酒节,这座城市处处散发着啤酒的香气。80后青岛小伙郭震和郭志洋是实打实的行动派,年少时恋上啤酒的味道,过了而立之年依旧对麦芽香爱得不能自拔。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俩人索性合伙开了间精酿小酒馆——1919brew。视觉中国
  • 上世纪80年代,原青岛四方区一带开始兴起用塑料袋装啤酒。郭震就生长于这里,当时只有3岁的他已经能帮父亲上街打酒了,“特喜欢帮我爸买酒,因为要用塑料袋装着酒回家,路上总能偷着喝最上面的那层啤酒沫。就是那个时候起,喜欢啤酒的味道了。”当然,郭震喜欢帮父亲买酒不光是因为能偷喝两口,还因为买酒找回的零钱还够买两串四方小烤肉吃。
  • 长大后的郭震进入青岛一家国企,有个“铁饭碗”般的工作,朝九晚五,做四休三。工作之余,他还是爱喝上两杯。8年前的某一天,郭震偶遇了这样一瓶酒,“酒花香醇还带着些许陈皮的甜味,口感比我以前喝过的酒都要丰富……”回想起第一次喝到精酿啤酒时的场景,郭震脸上依然有掩饰不住的欣喜。“从那年起,我只要有空就会去精酿酒馆泡着,北京、武汉、台北…到现在为止去了10多个城市,50多家酒馆。”
  • 2018年是郭震工作的第10年。“日子好像一眼能望到头,我想试试不一样的生活”,这个天生爱自由的80后小哥没纠结太多,辞掉了工作。郭震找到一起喝到大的发小儿郭志洋,一拍即合地在市北区的一个小巷里开了一家精酿酒馆。
  • “刚辞职时也后悔过一段ag亚游国际,毕竟收入来源不稳定了。”郭震坦言道。郭震和郭志洋的店开在市北区一条小路上的居民区里,最多能容纳30个人。6月刚开业时,正好赶上世界杯。每天小酒馆里来看球喝酒的人,连院子里都坐满了。“客人还是点工业啤酒的多,精酿很少。”郭志洋说。哥俩一商议,觉得如果酒馆还是卖传统啤酒为主,那么和青岛其他啤酒屋无异。所以在店里生意最好的时候,俩人决定闭店调整,一停业就是半个多月。
  • “把店里所有工业啤酒都撤下了,现在店里有11种生啤和50多种瓶啤精酿,是我俩从3000多种啤酒里挑出来的。”郭震边说边给记者拿出了卖得最好的几种。当记者问到“不怕积攒的客源流失吗”时,他笃定地回答:“精酿本身就小众,懂的人自然会来。”确实,精酿和工业啤酒不同,它不计ag亚游国际、不计成本,只为更优质的味道,厚重的口感汇集了酿酒师的巧思和乐于分享的精神。
不做打卡式的网红店是哥俩的初衷,“网红店挣钱确实快,拍照打卡发朋友圈,客流量还大。不过我们选择开精酿酒馆,其实也不图挣多少钱。就是想让喜欢精酿的人有个舒服的地方,喝到好喝的酒,也让有共同爱好的人在这里能够相遇。”
  • 为了“舒服”这两个字,郭震没少下功夫。对于他来说,精酿是一种无需“端着”的生活方式。所以,哥俩的店里不光有酒,还有郭震用13种调料秘制的烤串烤排。小酌不将就,样样都走心。一杯美酒、几串烤肉,这大概才是最平凡热辣的市井人生。
  • 这间小酒馆里,不仅有他们精心挑选的精酿,更是俩人的私人博物馆。“只要是新鲜的好玩的东西,我们都想试试。”郭震摆弄着刚从日本淘回来的小乐器,要给大家演奏一曲他的“毕生所学”。旧货市场买到的木箱子、市面上难找的玩偶手办……哥俩的生活正如小酒馆角落里一本书的书名一般:《和喜欢的一切在一起》。
  • 都已过而立之年的郭震和郭志洋,依然保持着“孩子”心态。“我还是个孩子”,是采访郭震时,他最常说的一句话。
  • 如今,精酿依旧是一种小众文化。对于郭震和郭志洋来说,能喝到一起的人,都是有难得的缘分。结束一天的工作,来一杯精酿小酌,也许是对自己最好的奖赏。所以如果有一天,你来到这家小酒馆,管他有什么烦心事儿,喝就完事儿了。
  • 2018年8月21日,青岛。“(后来)把店里所有工业啤酒都撤下了,现在店里有11种生啤和50多种瓶啤精酿,是我俩从3000多种啤酒里挑出来的。”郭震边说边给记者拿出了卖得最好的几种。当记者问到“不怕积攒的客源流失吗”时,他笃定地回答:“精酿本身就小众,懂的人自然会来。”确实,精酿和工业啤酒不同,它不计ag亚游国际、不计成本,只为更优质的味道,厚重的口感汇集了酿酒师的巧思和乐于分享的精神。
  • 2018年8月21日,青岛。80后青岛小伙郭震和郭志洋是实打实的行动派,年少时恋上啤酒的味道,过了而立之年依旧对麦芽香爱得不能自拔。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俩人索性合伙开了间精酿小酒馆。
返回图片频道>>

我要说两句

1/9

ag亚洲集团